警告:
本文章採用了一點點的捏它,
對於不懂這些捏他的讀者而言,
可能會出現些許的閱讀障礙。
本作品屬於私立女僕學園的原創故事,
與實際存在的人物、組織、團體無關。
請務必確認。

私立女僕學園序章 紅雅鈴 篇

文 三千流工作室  圖 空罐王



「哼,把脖子洗乾淨了沒喵?」
「先別急著問我,妳應該先去看一下保健室有沒有空位啊,鞠亞。」
「喵?是啊喵……人家可得幫妳預留一個位置啊喵。」
「囂張的傢伙。」
「妳也不惶多讓啊喵。」
在私立女僕學園的操場上,兩名絕世強者佇立著。蕭蕭的風聲也掩不住兩人眼中燃起的熊熊烈火,緊繃的氣氛彷彿在下一刻就會炸裂開來,兩位武者將會以他們的拳腳刀劍掃遍這塊大地與站在大地上的那一位敵手。
紅雅鈴雙手交叉在胸口前,一股狂傲而威猛的霸氣恣意地釋放,在大氣中奔流。這股懾人的霸氣盈斥在操場上,無主的霸氣就像掙脫了韁繩的野馬、推翻了柵欄的狂犬一樣,猛烈地襲擊圍觀的所有人!
恐懼,正侵蝕著他們的膽識。
但是在空氣炙熱燃燒的操場上,有一處顯得相對沉著。而這沉著的中心點,正是與雅鈴對峙的緋村鞠亞。
鞠亞換上了一套新的女僕服,這套新的服裝較為修長而貼身,讓鞠亞給人的感覺更加成熟冷靜。不同於雅鈴的狂放,鞠亞的氣息內斂而穩重,時而帶點純粹而不失嚴謹的色彩,這般清透澄澈的鬥氣,百年來還未必能見上一次。
在這股鬥氣的環繞之下,如同被肉眼不可見的鋼絲所纏繞著。遊走在肌膚上的微妙觸感,任何地輕舉妄動都會讓這尖銳無比的鬥氣如切割奶油似地陷入肉裡。
鞠亞的右手靠在她腰間的刀柄上,只待雅鈴一出招,這寒冽無情的武士刀就會在風中斬出一道斷層,斷裂的風壓甚至能夠逼得人節節後退,使人無法小覷。
「出招吧喵!不過呀,在妳的拳頭碰到人家之前,就會被人家的『雪風』給斬斷了喵。」
「如果妳是在說笑的話,」雅鈴挺直了腰桿,加大音量繼續說了下去:「恭喜妳,這笑話非常地好笑,哈哈!」
鞠亞面露微笑地說道:「就讓妳這麼想吧……在最後一刻讓敵人懷抱著夢想也是一種騎士精神呢喵!」
「嘴巴越來越刁了呢,鞠亞。」
「彼此彼此喵。」
在鞠亞說話的尾音還沒落下,雅鈴一個箭步衝上前去!這一踏步的氣勢令地裂天崩,方才狂亂不羈的霸氣此時在雅鈴的右拳上聚集著,濃烈地就像是拳頭正在燃燒一般。
「『雪風』。」
只見鞠亞一個側身閃過雅鈴毫不掩飾的正拳,並順勢抽刀一斬!俐落瀟灑的刀路雖劃過雅鈴的身軀,但卻僅僅劈散了纏繞在她身上的霸氣些許。
鞠亞的刀一出鞘,雅鈴便將霸氣凝聚於腳上,一招迅雷不及掩耳的掃腿逼迫鞠亞的雙腿離地,與此同時,乘著掃腿時帶動的身體迴旋,雅鈴的左拳立即往著斜上方向,朝著鞠亞揮去!
「『飛梅』。」
雅鈴的拳頭擊中了!但卻不是擊中鞠亞,而是映照著白銀光芒的武士刀刀身。由於鞠亞巧妙的角度與力道拿捏,連水泥牆都可以輕易擊穿的拳勁竟然傷不了刀身的一分一毫。
以一招飛梅化解雅鈴拳勁之後,鞠亞順著雅鈴被分化的力道躍上空中並收刀入鞘,在落下的那一瞬間,將她的手緊緊地按緊了刀柄。
「『千本櫻』。」
雅鈴的視野中頓時佈滿了從天而降、飄散在空中的櫻花瓣。但這只是錯覺,這些狀似花瓣的影子全是鞠亞迅速出刀的殘影,如此高妙的技巧與無人能及的速度讓人心生畏懼。
「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雅鈴怒吼,用氣勢硬是震退了鞠亞的千刀陣。
雖被震退,但是落地後的鞠亞並未退縮,反倒氣勢更趨於銳利!她放開了武士刀的刀鞘而改以雙手持刀。
「『飛燕歸來』。」
面對從不同方向襲來的劍影,雅鈴以雙手跟一隻腳去抵擋。正當她轉身向後的時候卻才發現,「飛燕歸來」此技最終的一手竟是從身後襲來!
這一次沒有任何僥倖,刀刃硬是把雅鈴的霸氣給劈了個大缺口。對雅鈴來說,這無疑是穿著破損嚴重的盔甲上戰場一樣。
「這就是最後了喵。」
鞠亞將武士刀高舉過頭,姿勢優雅卻顯得殘忍無比,這是她「花鳥風月」系列劍技的最終絕招。
「『斬月』。」
時間彷彿停在當下,一刀揮砍下去,強烈卻不顯得刺眼的光芒從刀身綻放,一道破壞力無比的劍氣光束就這樣淹沒了雅鈴。沒有人知道在這樣攻擊之下,雅鈴是不是能夠留有一條小命……不,甚至能不能保有全屍都是一個問題了!
「嗚……嗚、呀……呃啊。」
光芒褪去,雅鈴身軀仍舊直挺著。但隨後,一陣和風吹撫,雅鈴就像是斷線風箏似地摔倒在地上。看來,雅鈴一息尚存,但也僅此而已。她已經無力再戰。鞠亞帶著複雜的表情收起了刀子,緩緩步行至雅鈴身旁。
鞠亞蹲了下來,讓癱軟的雅鈴倒臥在她的懷裡。
……為什麼妳要這樣呢喵?不是早就說好一人一個的喵?」
鞠亞雖然是勝者,臉上卻沒有勝利者該有的喜悅。而是帶著哀戚的表情看著雅鈴──這個她曾經得摯友。
風聲猶然蕭蕭,此時聽來卻倍顯悲働。鞠亞靜靜地等待雅鈴的回應、靜靜地看著雅鈴虛弱的臉龐。此時,她的鼻頭湧上一陣酸楚,但她忍了下來,她知道雅鈴不會希望見到她哭的。
雅鈴睜開了雙眼,眼皮與嘴唇顫抖得厲害,這表示光是這點動作就已經費盡了雅鈴的力氣了。
「我很抱歉,鞠亞……」雅鈴一邊說話,鮮血從她的嘴角淌流而下。「我禁不起布丁的誘惑,我很抱歉偷吃掉妳的份。」
「為什麼偏偏是布丁喵!?」鞠亞潸然淚下,激動的情緒再也掩飾不住。
「傻、傻孩子……正因為它是布丁啊……沒有任何點心的誘惑比布丁強。」
「嗚喵……雅鈴,對不起啊啊啊啊……只有布丁、只有布丁是我怎麼樣都不能原諒的!對不起……對不起啊喵嗚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鞠亞無法控制情緒的崩潰與眼淚的決堤,大滴大滴的淚珠順著她的臉頰滑下,從她的臉上滴到了雅鈴的臉上。
「是……是下雨嗎?」雅鈴用著微弱的音量問著鞠亞。「好溫暖哪……」雅鈴舉起手,想探拭水滴落下的源頭,卻在觸及的瞬間失去了力道。
雅鈴緩緩地闔上了眼睛,再也沒有更多的動作。
─兩天後─
「雅鈴!!!妳又吃了人家的布丁了喵!」在私立女僕學園的穿堂上,鞠亞揮舞著武士刀追趕著雅鈴。
「沒辦法嘛!那種香嫩軟Q又充滿彈性的口感配上焦糖的味道,實在是太誘人了!讓人有種『就算是死,也要多吃一個』的錯覺呢!」
「喵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妳就乾脆去死一死好了!這樣以後才不會一直偷吃人家的布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喵!」
「太天真了,鞠亞!好甜好天真,比布丁還甜啊!」
「什、什麼喵!?」
「我已經看透了妳之所以能打贏我的秘密了!」
「什、什麼喵!?」
「朔夜已經告訴我了!上一次我會輸就是因為我忘記喊招式名稱了!」
「什、什麼喵!?」
「哼哼哼哼,很驚訝吧?我從來都不知道原來喊招式名稱會對威力有這麼大的影響呢!所以這一次我不只準備好了新必殺技,連名字都是特地請凰華同學幫忙取的喔!」
「什、什麼喵!?」
「認命吧!看我的『絕夢幻究極秘奧義威武龍騰虎躍鳳舞凰翔破雲斬風震天裂空旋牙滅碎瞬光霸氣終焉原罪末日神罰必殺爆裂衝轟熾熱燃燒狂戰怒吼永劫未來無盡傳說閃聖之一擊』!」
「『什、什麼喵!?』」
激戰,再一次展開。
這一次究竟是誰能夠奪下勝利、奪下布丁呢?
究竟是「掠奪者:料添布丁」紅雅鈴能夠貫徹自身那無法被世俗所接受的理想,還是「聖天布丁貓」緋村鞠亞能夠為自己伸張正義?
這時候,從一旁經過的餐刀使──「布丁的仲裁者」天川朔夜究竟又會對這場圍繞著布丁,因布丁而起也終將因布丁而結束的爭戰帶來什麼樣的影響?
紅雅鈴口中的凰華,被稱作「原罪布丁師」的姚凰華又為什麼要給與紅雅鈴協助呢?
緊張緊張緊張、刺激刺激刺激!
「哼,不過就是個『布丁』。」
在班上的角落,另一位神秘的捲捲頭同學如此說道,難不成在布丁的背後,藏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嗎?
欲知詳情,請待下回分解。
「今天也是很和平很普通的一天呢。」 By天川朔夜




後記:
鞠亞與雅鈴這對寶的故事是第二回登場了,
大家還喜歡嗎?
在此先感謝空罐王老師提供如此有感的插圖。
下一回我們將回到日常,
看看一位愛吃愛喝愛料裡的小女孩,
跟她家鄉的自戀碰友會發生什麼有趣的是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delweiss Maid 的頭像
Edelweiss Maid

Maid Edelweiss

Edelweiss Mai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