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立女僕學園序章 史緹拉&依莉絲 篇

文 三千流工作室  圖 N/A


「大小姐,學園已經到了!」

 

在私立女僕學園的上空,一架直升機正盤旋著。極其嘈雜的螺旋槳聲充斥在空

氣中,底下的人們從窗戶探出頭來注目著這噪音的源頭。

 

除了直升機的駕駛之外,直升機內部有兩位女僕裝扮的女性,一位頂著白銀透

亮的飄逸長髮,另一位則是有著深藍色、充滿著知性美的短髮。銀色頭髮的女

孩是史緹拉──依莉絲․懷茲的貼身女僕。

 

而藍髮的女孩,正是依莉絲。

 

「哼,」依莉絲俐落地摘下墨鏡,將身體稍微側出直升機,用著居高臨下的眼

神看著學園。「不惜讓姊姊遠離家鄉的,就是這間學園嗎?」

 

「是的,大小姐。」史緹拉簡潔地應聲。

 

透過耳機傳來的應答聲讓依莉絲很是滿意。「那麼,」依莉絲的眼神中同時冒

出了冰霜般的冷冽堅毅與岩漿般的炙熱鼓動,沉著的外表之下有著難以抑扼的

強烈情感,而奔放的性格又以高貴優雅的儀態所包裝──這就是依莉絲。

 

「……讓姊姊不惜寫信來挑戰本小姐的,就是這間學園嗎?」

 

「是的!我的大小姐。」史緹拉的回答清晰明快。

 

「呵呵,看來也不過如此。」依莉絲單手抓住扶手、雙腳踏穩起落架,把整個

身體都送出直升機外享受著強風的吹拂。「最後一個問題。」

 

「史緹拉在。」

 

「今天我的幸運色是?」

 

「跟您今天早上出門時,特地挑選的蕾絲內褲一樣是純白的。」

 

「啪!」一個銀色頭髮的女僕與她的行李從直升機上被丟下來,重力加速度讓

這兩個自由落體在操場上砸了個大坑。隨後,依莉絲攀著直升機所垂下的繩梯

上敏捷且優雅地落地。

 

「還沒死啊?」

 

「是的,大小姐。作為一個貼身女僕與淑女,不死之身是理所當然的。」史緹

拉迅速地從坑中起身,史緹拉的身上不免沾了些灰塵,但是標準的行禮姿勢與

流的動作都不像是從數十公尺的高空上摔下來一般。

 

……雖然當她擺出微笑看著依莉絲時,鼻血不小心流了下來。

 

「鼻血。」依莉絲點出了史緹拉的現況。

 

「鼻……?啊、真是非常地失禮。大小姐,請容我立刻清理。」連從直升機上

摔下來的時候,連眉頭都沒抖一下的史緹拉這時候卻像是小女孩般慌忙。

 

正當史緹拉從自己的口袋中拿出手帕準備擦拭鼻血,依莉絲已經把手帕送到她

的眼前,並說道:「用我的吧……是不是因為剛才用臉著地?」

 

史緹拉看著刻意把視線放往遠處的依莉絲,先是接過手帕並簡單謝過她的大小

姐之後才解釋原因:「大小姐您多慮了,史緹拉落地時的姿勢正好相反,是面

朝上的。」

 

「咦?那怎麼會……」

 

依莉絲的話還沒講完,史緹拉用雙手捧著她紅得發燙的臉就說了:「史緹拉

啊,從來都不知道躺在地面上注視著大小姐飄逸群擺中的一抹純白是如此充滿

著感動與震撼!代表著大小姐最神聖不可侵犯的絕對領域從天而降,對史緹拉

來說就像是女神降世的奇蹟一般讓人感到興奮而不能自己!這一刻的光景,想

必能夠如耶穌的聖像常存人們心中一般的烙印在史緹拉的內心深處……欸?大

小姐您不要走那麼快呀!史緹拉要跟不上了……」

 

───分隔線───

 

「作為一個舉世聞名的女僕學園,普通人的比例似乎比我想像的還多了些。」

依莉絲一邊往教室走著一邊如此說道。

 

「是的,畢竟還是學園,如果不收些這種不聚在一起就毫無存在感的雜魚來換

點零花錢,想也知道無法長久營運。」

 

「不過,我們班上應該只有受到入學邀請的特別優待生才對吧?」

 

「是的,正如您所說。」

 

依莉絲與史緹拉一前一後地在走廊上前進著。除了她們倆,走廊上還有其他穿

著制服的女學生,這些同學就像是看不到她們似的,如同背景一般地存在著。

走到她們的教室門口時,史緹拉往前一步先替依莉絲把教室門打開。

 

「咚。」從門的上方掉下來了擺明是惡整人用的塑膠水桶,水桶內裝著約略半

統左右的拖把水。

 

史緹拉幾乎是在開門的瞬間就意識到上方即將掉落的物體,而已迅雷不及掩耳

般地敏捷動作蹬牆而上,轉身接過水桶,在幾近滴水不漏的情況下把水安然放

在地上。

 

「大小姐,沒事吧?很抱歉讓您受驚了。」史緹拉在重新站好後,向依莉絲鞠

躬說道。

 

「沒事。」依莉絲帶著微笑,簡潔地回覆。史緹拉雙手交疊,靜候她的大小姐

步入教室,一切的動作流程都符合懷茲家的禮儀。

 

只是,依莉絲才跨出一步便馬上將腳收回。

 

「怎麼了嗎?大小姐。」

 

「別以為我沒看到,先把藏在水桶裡的攝影機拿出來。」

 

「啊哈哈,大小姐您在說什麼呢?史緹拉不知道。」故作開朗地裝傻,接著暗

地嘖嘴:「呿,就差一點……」

 

看著史緹拉蹲下,把手伸進水桶將攝影機取出的動作,依莉絲說道:「妳這傢

伙真的是個徹底的變態哪。」

 

「感謝大小姐的稱讚。」

 

「我並沒有稱讚妳。」

 

進了教室之後,雙手就可以數完的同學數量與滿滿的座位形成強烈的對比。顯

然地,每個同學都散發出了不同於一般人的強烈存在感,強烈到光是同處於一

間教室就能夠感受。

 

其中一位同學,烏黑透亮的黑髮以馬尾的模樣繫起來。身上穿著與日式和服的

設計相互結合的女僕服,有著東方氣息的古典風雅。那位少女並不像其他人似

的打量著自己以外的同學,而是專注且認真的保養著她手上的這把武士刀。

 

「史緹拉,那位是誰?」

 

「大小姐,她叫作緋村鞠亞。出生地以及過往的經歷一概不明,所有同學中也

是唯獨她的經歷一概不明。」

 

「是……嗎?」依莉絲伸出食指墊著下巴,若有所思地說道。「看來不是個好

應付的孩子。」

 

轉頭一瞥,依莉絲用眼神示意。

 

「那她們又是誰?」

 

順著依莉絲的眼神看過去,投射在視網膜上的影像,是兩名女孩在交談著。一

名頂著短而俐落的金髮,而另一位的髮色則是讓人一眼就聯想到新鮮番茄的鮮

紅色,頭的兩側還有著可愛的法拉捲。

 

「她們兩位裏面,金髮的那一位是蜜若兒,紅髮的則是克莉絲朵。兩人都是來

自英國。作為女僕的專才,一位擅長擦玻璃、擦鏡子,以及任何鏡面的東西。

 

自稱夢想是『將生命與青春奉獻在擦鏡子上面,直到終老』;另一位則是以精

通大英帝國的各式料理為傲的烹飪女僕。根據情報指出,肩膀上的特級廚師徽

章是看了某部以中國為背景的日本料理漫畫後才自己跑去縫上的。」

 

「這樣啊……真是充滿吐槽點的同學們。」依莉絲的表情顯得有些微妙。

 

史緹拉莞爾,附和道:「我也是這麼認為的,大小姐。」

 

「那坐在教室中央的那一位呢?」

 

「哪一位?」史緹拉往教室中央一看。奇怪的是,史緹拉看到了人卻沒有接著

說明跟介紹。

 

「怎麼了?」依莉絲有些不解。

 

史緹拉嚥了一口口水,拿出手帕擦拭前額冒出的冷汗,沒有應答,只是在嘴中

喃喃唸著「為什麼她會在這……」

 

看到史緹拉的反常,依莉絲也很難靜下心來。

 

「史緹拉,」依莉絲拍了拍史緹拉的肩膀,讓史緹拉回過神來。「那孩子究竟

是誰?為什麼妳對於她出現在這裡那麼吃驚?」

 

「那、那個同學的名字叫作星野智美……」史緹拉的聲音仍然顫抖著。「跟我

們完全不一樣,智美同學她是……」

 

「她是?」

 

「她是……」史緹拉雙手交疊著壓著胸口,深呼吸之後才接著說下去:「她是

 

不折不扣的普通人。」

 

「……」依莉絲的眼神空洞,在聽到這句話的瞬間就彷彿被施放了即死魔法卻

又沒有成功迴避一樣。

 

「真是太可怕了,沒想到在我們這種特優特選特別特例特異的班級裡面,竟然

出現了一個『普通人』。讓人難以置信,普通人不但沒有不死之身,也不可能

出現技量表來累積氣力值,就算敵人立了死亡Flag也沒辦法『唔喔喔喔喔』地

吼一吼就開超必殺技,遇到緊急情況也沒有QTE指令可以輸入……而這種存在

竟然會出現在我們班上!真是令人難以接受也難以理解。」

 

依莉絲放著史緹拉不管,逕自找了一個位置坐下,順便整理一下上課第一天可

能會用到的東西。

 

「如此超凡的我們為什麼會被分到跟她同一班?該不會其實在不知不覺中我也

變成了一個普通人嗎?不行啊,我的定位是個溫文爾雅寧靜嫻淑的百合女孩,

要變成普通人的話不就只是個單純的性騷擾變態了嗎?不,我前幾分鐘才剛從

直升機上摔下來,不死之身還是有的。既然如此,那為什麼……?原來如此,

這大概就是校長邪惡的陰謀吧?讓我們跟普通人共處一室,然後就會被同化

了!太可怕了,這間學園!難不成無法畢業的話,就要在這裡以一個普通人的

身份生活下去了嗎?」

 

依莉絲整理得差不多了便從座位上站起來,往史緹拉的方向走去。

 

「磅啷!」巨大的聲響吸引了全班同學的注意。

 

只見依莉絲抓著史緹拉的頭,往窗戶撞下去,力道猛到整片強化玻璃都碎裂

了。依莉絲放手之後,史緹拉的頭整個埋在玻璃的破片堆中。

 

「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有同學發出了尖叫。

 

發出尖叫這位的同學正是蜜若兒,看來玻璃被擊碎這件事情對她的打擊比班上

發生暴力事件還來得嚴重多了。

 

「妳這個惡魔!妳竟然殺了這麼可愛、性感又美麗的鏡子醬!」蜜若兒衝過去

踹了史緹拉幾腳之後,用雙手摀著淚流滿面的雙頰跑掉了。

 

除了蜜若兒,其他的同學反應各不相同。克莉絲朵為了追回蜜若兒也跟著跑出

去、緋村鞠亞就像是什麼東西都沒察覺似地繼續保養她的刀子,而星野智美則

是整個嚇呆了。這時候,從後門走進來另一位也被歸類為普通人的女孩,她搞

不清楚狀況也沒不打算搞清楚狀況,專注地操作著手機,往最角落的位置走

去。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這位女孩的周圍有兩個小精靈在繞著她轉圈圈。

 

「史緹拉,還活著嗎?」

 

「是的,大小姐。」史緹拉站起身來,動作不同於方才的頹態,重新張開的雙

眼中有著堅毅的神情。「看來,史緹拉的不死之身似乎沒有因為跟普通人接觸

而消失呢。」

 

「是嗎?」依莉絲不禁笑了出來,相較於她自己的形象,這笑聲顯得稚氣。雖

說如此,這笑聲卻能夠像浪潮聲一般的迴盪在史緹拉的心中,久久不能消退。

 

「是的,大小姐。」史緹拉拍了拍頭髮,把頭髮上的玻璃碎片給拍掉。「史緹

拉仍是大小姐能夠引以為傲、擁有不死之身、溫文爾雅寧靜嫻淑的百合女

孩。」

 

「只是單純的性騷擾變態吧?」依莉絲調侃道。

 

「不對喔,大小姐。」史緹拉罕有地以否定詞彙開頭。「就算是性騷擾變態,

也是冠有『溫文爾雅寧靜嫻淑的百合女孩』之名的性騷擾變態。」

 

後記:
總算是到這一步了,
接下來就剩下絲圖卡了。
話說這次沒有插圖啊……

創作者介紹

Maid Edelweiss

Edelweiss Mai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