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
本文章採用了大量的捏它,
對於不懂這些捏他的讀者而言,
可能會出現一點點的閱讀障礙。
但本作品仍屬於私立女僕學園的原創故事,
與實際存在的人物、組織、團體無關。
請務必確認。

私立女僕學園序章 克莉絲朵 篇

文 三千流工作室  圖 獵兔人

「哼,不過就是『布丁』……」
克莉絲朵看著為了布丁而大打出手的鞠亞跟雅鈴如此說著,帶著些微的不屑。書寫中的手並沒有因此停下動作,手中的鉛筆持續地在紙上來來回回地畫著。
或許不是很重要,但是克莉絲朵正在設計自己要穿來跟最終大魔王決戰的時候要穿的戰鬥服,而且是第七「愛玉冰」型態。
「話雖如此,這些人、這樣的戰鬥力、這種對食物的異常執著,以及『面對食慾跟性命時,毫不猶豫選擇食慾』的這種決斷……」克莉絲朵的自言自語中帶著如戲劇表演般的危機感。
「…….果然她們是黑暗料理界的人嗎?」
克莉絲朵喃喃說著話,左手一邊扶上右肩膀,壓著入學前幾天才去附近的店家繡上的「特」字樣。
「不行啊……忍住啊!饕餮之子。要是現在解除封印就會打草驚蛇,便功敗垂成了。好不容易進到了這間私立女僕學園──黑暗料理界的新分部,如果沉不住氣就萬事休矣。」
克莉絲朵似乎是對著肩膀上的「特」字樣說話,雖然那裏面並沒有封印著她所謂的饕餮之子。不過她本人似乎很享受這種感覺。
「克莉絲,怎麼了嗎?」同樣來自英國的朋友──與「鏡」同名的蜜若兒──拍了拍克莉絲的肩膀,這個動作讓克莉絲心臟跳快了一拍。
「沒、沒有啦!什麼東西都沒有啦啊哈哈哈哈哈……話說蜜若兒妳等一下午餐打算吃什麼呢?」克莉絲硬是笑著把話題給扯開。
「嗯──不知道呢。」蜜若兒用手指點著太陽穴思考著。
看到這個反應,克莉絲朵鬆了一口氣。
「好險啊,要是讓別人『認知』饕餮之子的存在,那力量可不是任何人都能承受的!除非是我這種天選的特級廚(師),才有辦法負荷。我可不希望我的摯友接觸了之後,被饕餮之子的力量反噬,這可一點都不好玩哪……」
趁著蜜若兒想著午餐該吃什麼的時候,克莉絲朵口中仍持續得呢喃著。
接著在克莉斯朵的建議之下,選擇了台灣道地的滷肉飯作為午餐。蜜若兒的食量不大,所以只買了一碗小碗的,但是克莉絲朵卻一口氣買了兩份大碗的滷肉飯。
「妳吃這麼多啊,克莉絲?」
「我也不想啊,這種島國的食物跟我們祖國的珍饈完全不能比啊!要、要不是體內的那隻饕餮之子需要,我才不會吃呢!」



「是嗎?我覺得就連那個臭得要命的豆腐配泡菜都比家鄉的東西好吃多了。」蜜若兒隨口提了前幾天吃過的臭豆腐舉例。
克莉絲朵故作嘆息,用著高亢的語調回道:「唉──沒辦法,誰叫賜予了我『天選之味蕾』,不管吃什麼東西都能感覺出其中那怕是萬分之一成份變動的味道差異……事實上,我真羨慕你們這些普通人,不用像我一樣為了這樣的能力而苦惱著。」
「是、是、是。」
對於克莉絲朵的發言,蜜若兒就當作沒聽見似地忽略了。
「好了,該閃了。」蜜若兒俐落地提著提袋便轉身往學校的方向走去,克莉絲朵也隨後跟上。
並 不是搭公車或計程車一類的交通工具,兩個人遠赴他鄉也不太可能馬上就有自己的交通載具,所以只能用走的方式來進出校區。但是,對於這間學校的位置她們的不 了解僅僅是比路人還低一些爾爾,只知道如果要進學校,只要往某個方位走去,在回神之後,人就會身處於校園之中──這樣神奇的現象在見識過開學當天的超能力 大戰之後也顯得見怪不怪了。
「每一次都覺得這真是太神奇了……這一定是黑暗料理界為了不讓他們最後的據點曝露而使用的伎倆!遺憾的是,我親眼所見 這樣的現象卻沒辦法加以突破,實在是令人感到痛心哪!黑暗料理界不惜動用這種取自於渾沌的神秘技術來將這所學院加以隱藏,究竟是為何呢?隱蔽並且躲藏的事 實並不是重點,重要的是為什麼要將自己的身形藏匿於黑暗?想必解答會是一個令人髮指的事實吧。」克莉絲朵自顧自地說著。
帶克莉絲朵的嘴巴稍作歇息的時候,蜜若兒對她的發言提出了疑問:「你之前在班上不是才說這邊是黑暗料理界的新分部?怎麼現在又變成最後據點了?」
「……」
克莉絲朵貌似愣了一下。
「……妳聽到了?」
「是啊,妳講這麼大聲。再說,我想聽到得應該不止是我吧。」
「這、這這這這……」克莉絲朵的臉頰在瞬間漲得通紅,就像熟透的蕃茄。
「不過還好啦,就像窗外麻雀在叫的感覺差不多……雖然校內沒有電線杆就是了。」
「啊、還有,妳在書上那些塗鴉也很不錯看啊。」
「什麼──!」克莉絲朵尖叫了出來,感覺她的情緒正在一步一步地崩潰中。
蜜若兒看到克莉絲朵如此誇張的反應,想要欺負她的壞心眼油然而生,於是她很伸出了手指墊起克莉絲朵的下巴。
「妳應該不希望這些事情洩漏出去吧?」
十足十的威脅台詞。
「啊嗚啊、這個、黑暗料理界、我、啊呀嗚噎喔喔、學園、咕呼……」
「沒想到這件事情對克莉絲的打擊這麼大,已經退化到無法使用完整的句子來溝通了嗎?」蜜若兒頷首思考著該如何與語言能力退化的克莉絲朵進行溝通。
然後,她舉起了滷肉飯在克莉絲朵眼前晃了幾下。
「癢、好吃。」
接著蜜若兒把手伸進克莉絲朵的包包,克莉絲朵只是看著她動作而沒有反應。可是當蜜若兒準備把克莉絲朵用來塗鴉的筆記本從書包抽出來的時候,卻被克莉絲朵用雙手給緊壓著。
「筆記本、不行。」
「看來快要恢復正常了……」蜜若兒另外一隻手舉起滷肉飯,理所當然地吸引住了克莉絲朵的注意力,並且趁機使力,將筆記本從書包裡拿了出來。
「拜託、千萬不要把它打開啊!」克莉絲朵在轉眼之間,立刻恢復了原本的語言能力。但是為時已晚,蜜若兒已經把筆記本打開,將其內容攤照在陽光之下。
「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睜開雙眼,克莉絲朵的視線中盡是一片慘白,稍微眨了幾下,才發現映入眼中的是保健室的白色天花板。
「妳醒來了呀喵?」
克莉絲朵望向坐在床邊的和式美女,齊平的瀏海與柔順的黑色長直髮,如果不是平常突兀的行為的話,眼前這位名為緋村鞠亞的同學應當是相當受人景仰、崇拜的。
「妳暈倒在操場附近了喵,是跟妳在一起的蜜若兒同學把妳帶過來的喵。」鞠亞簡潔有力地說明情況。
「是喔……」克莉絲朵扶著額頭喃喃道:「可是我竟然不記得究竟是為了什麼才會昏倒的?這該不會是黑暗料理界的陰謀吧?很可能是我在剛才的時候不小心看到了什麼關於他們想要在這間私立女僕學園進行的邪惡計畫的關鍵,所以才會擊昏我並且洗去記憶!真是太可怕了,黑暗料理界!」
沒有注意克莉絲朵的碎碎唸,鞠亞逕自拿出了一封信交給克莉絲朵。
「這是剛才蜜若兒同學說要交給妳的喵。」
經由鞠亞的提醒,克莉絲朵這才發現原來蜜若兒人不在保健室裡面。於是接過了信紙開始閱讀了起來:
忘 卻自身使命的饕餮之子啊!以口為兵、藉食代武,汝降生於這世界上的使命是獨一無二的。也因此,汝將面對黑暗料理界那無盡的邪慾,為這世界的食之歷史開創新 的食代!今日,汝之所以跟隨命運而來到此處,必定是受到聖物所引導之故。而能夠引導如同汝一般天選之人的聖物,唯有藏於學園當中的『女僕廚經』,傳聞得此 廚經者,廚力將會在轉眼間成為這座島中的島民之冠!也是由於這本廚經才使得黑暗料理界如此壯大…..更重要的是,這廚經是當初汝那身為『聖天魔法少婦』的 母親所珍視的寶物。而今落於賊人手中,將之奪回更是汝做為女兒不能也不可能推辭的義務!吾是選定汝來成就偉業的神祇,藉汝之友人蜜若兒之手將這使命告知於 妳,萬不可懈怠。

看完了文章,克莉絲朵留下了眼淚,握著信紙的手不斷地顫抖。
一直以來,她總期待著有一天她所幻想的那些設定能夠成真。而很明顯地,對她來說這一瞬間就是得償宿願的一刻。
「原來……我一直都不知道……我體內真的有饕餮之子的魂魄。」一邊說著,克莉絲朵顧不得形象,直接用衣袖粗魯地擦著眼淚。「……我甚至不知道我媽原來是『聖天魔法少婦』……」
同一時間,蜜若兒正躲在離保健室的不遠處笑到快要岔氣了。聽說當克莉絲朵知道這封信是蜜若兒杜撰的時候,跟她冷戰了長達三天之久。

後記:
與其說克莉絲朵是個為了吃什麼都可以不要的人,
不如說他是食神吧!
隔了這麼久才更新,
大家對今天的故事還滿意嗎?
嗯……還有三位女僕還沒介紹,
下一位會是誰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delweiss Maid 的頭像
Edelweiss Maid

Maid Edelweiss

Edelweiss Mai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