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立女僕學園序章 星野智美 篇

文 三千流工作室  圖 廚餘人


為什麼?

為什麼才剛上課沒多久,天色就不自然地黯淡?

為什麼窗外有三個奇怪的人飄在空中?

為什麼其中兩個還有耳朵跟尾巴?

為什麼拿傘的那一個手一揮就憑空出現一大堆光球像炸彈一樣破壞校園?

為什麼班上的同學一個接著一個地從四樓的窗戶往下跳?

為什麼情境一轉,天上就出現了巨大的茶杯在旋轉?

為什麼地平線還有堪比南亞大海嘯的血紅色浪潮在翻滾?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為什麼到處都插著餐刀?前一秒看明明還沒有的!

噢!天哪!

「老師、老師!星野同學暈過去了!」

在意識的最後一瞬,我只聽到有人在這樣喊著。

  *  *  *

「妳終於起來了喵♪」

睜開雙眼,映入眼簾的這幅景象應該是我們學校的保健室。一個穿著葡萄色和服的同學坐在我的病床旁問候著我,從外表看起來是個非常有氣質的女孩,但是這樣的外表跟她在句尾加上的「喵」產生了嚴重的落差。

我試著做起身,並問道:「我怎麼了?為什麼會在這裡?」

緋村鞠亞--也就是這位穿著和服的女孩--簡單地向我描述了我在教室突然昏倒的情形。這樣來看,我可能是真的太累了才昏倒吧?昏倒前還產生了這麼誇張的幻覺,說實在的,這種幻覺說出來都還怕被人笑呢。

「不過還好天川同學使用了『無限的餐刀製』,否則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對付那個浮在空中的女人呢喵!」鞠亞同學感嘆似地說道。

咦?

「雖然後來大家也都跟了上去,不過還是帶頭跳出去的天川同學比較厲害呢喵!」

「天哪……」我扶著額頭,思考著這到底是最新的整人手法還是魔術表演還是兩者都是。如果兩者都不是的話,我肯定是正在作一個不會醒來的夢。

鞠亞同學看到我的動作,把身體挨近我之後問道:「怎麼了喵?」

「不,沒事。現在還是上課時間嗎?」

「嗯喵。」

「那妳不用上課嗎,鞠亞?」

聽到我直接稱呼她的名字,鞠亞同學意料外地漲紅了臉。雖然這樣沒有問過就直接稱呼名字不算是很有禮貌,可是也不至於反應這麼誇張吧?不禮貌歸不禮貌,但是這樣通常能迅速地拉近與陌生人之間的關係,這可是我為了塑造自己親民形象的戰術之一呢!

「鞠、鞠亞喵先回去跟老師說妳妳妳已經起來了喵!不好意思喵!」在著急地講完一串話之後,鞠亞同學用雙手捧著如同她和服般紅得搶眼的臉頰快步離開保健室。

是有沒有這麼害臊?我剛才應該沒有特別做些什麼奇怪的舉動還是怎樣的吧?雖然我知道我長得還算漂亮。姑且不論會不會為了我而引發愛恨情仇交織的校園青春戀愛暴動百合喜劇之類的劇情,多收服一名同學總是好的。

從床上坐起身來,穿上被放在一旁的鞋子,面對鏡子重新整理了一次自己的儀容。在鏡子當中的大女孩,是高中曾經在日本擔任知名服飾品牌的專屬模特兒的星野智美。但是前一陣子公司面臨了一個重大的財政困難,為了償還債務而必須賣掉部分的地產--而這其中,包含了充滿著她兒時記憶的紅楓道。

「只要妳成功地從『私立女僕學園』畢業,憑著這個頭銜就能讓我們公司起死回生!妳故鄉的紅楓道也不用被賣掉了……走,快走!在妳畢業之前的這幾年,我一定會幫妳守護住這一切的!」

有點禿頭跟中年發福的社長在債主們的陣仗往公司衝過來的時候,硬是把我推上了車子,要司機趕快送我到機場。雖然這一幕著實讓我感動到了,但是事後想想,公司會週轉不靈好像跟社長手上那十幾個貨櫃的美少女遊戲跟周邊脫不了關係。

「……哼,原本我不想用這一招的。」在我搭車離去的前一刻,我彷彿聽到社長說了這樣的一句話之後就被債主們輾了過去,不知道現在他是不是還在日本的某處醫院堅強地活著?

我是星野智美,不是我在自誇,從小到大我就像是被上天眷顧般的幸運。考試前讀了什麼考試就考什麼、走在路上總會撿到錢、買東西店員都會給折扣,就連東西遺失,隔天就會有人送回來家裡。更在國中的時候就被星探發掘而當了模特兒!公司這一次的慘跌,我也相信一定是為了更美好的未來鋪路!誰叫我星野智美不是普通人呢?

重新把心情整理好,待會兒就回去上課,畢竟我跟其他學員不同,我身上背負的是一整間公司職員的生計!我一定要盡早畢業,拿到世界上最頂級女僕的頭銜。

  *  *  *

一回到教室,自認觀察力不錯的我立刻發現了教室內多了一個新同學。那位新同學有著跟克莉絲朵同學相似的紅色頭髮,不過造型上並不相同就是了。有趣的是,她一直在朔夜同學的身旁說著話,似乎不懂怎麼節制音量。

原來剛才在門外聽到的嘈雜聲就是她呀……

「啊。」朔夜同學把視線往我這裡一丟,雖然動作不明顯,但是很巧妙地把新同學的注意力拉到我的身上。

「咦?妳是誰啊?」新同學問了預料之中的問題。講話的腔調貌似是混雜著中國內地跟日本的感覺。

如此輕易地就把注意力丟到我身上,究竟是朔夜同學相當聰明還是新同學過於愚蠢呢?這問題應該是不需要放太多的心思,既然身為一個模特兒,當聚光燈打在身上的時候豈有不善加利用的道理?

「妳好。」我露出無懈可擊的親善笑容,並且用溫柔優美的動作緩步靠近。「我的名字是星野智美,叫我智美就可以了,妳呢?」

新同學眼中彷彿就要把星星噴出來的感覺告訴我:我又成功地收服一個同學。距離頂級女僕的頭銜又更進一步,這樣看下來,像我這樣一個如此優秀的模特兒屈身來跟她們競爭頂級女僕,會不會太過於邪惡了呢?

「我啊,我的名字是紅雅鈴!雖然來自日本,但是我是中國人喔!」雅鈴同學相當興奮地靠了上來,有些粗魯的動作讓人不禁懷疑她到底知不知道最基本的禮貌……還是說我真的有這麼迷人?

「雖然頭髮是紅的,但是我是中國人喔!」她不明所以地指著自己的頭髮如此說著。

雅鈴同學很堅持她是中國人這點嗎?

「好的,雅鈴,妳的紅頭髮很漂亮呵!」

再一次的微笑攻勢讓雅鈴同學的臉快要跟她的頭髮一樣紅了。

「星、星野同學,妳妳妳妳……妳也很漂亮呀!就像模特兒一樣。」雅鈴同學一邊笑著一邊抓著頭,一臉爽翻天又不好意思的模樣。真是個單純明快又不會掩飾情緒的女孩啊……附帶一提,這並不是稱讚。

「是呀。」既然提到了模特兒,我就得好好自我誇耀一番才行。「我可是頂級的服飾品牌『皇家閹伶』的專屬模特兒喔!」

「『皇家「閹伶」?』」

教室的其他角落似乎有數人注意到了我說出來的品牌名稱。這也難怪,之前自我介紹的時候我可沒提到我背後的公司名稱,這下講出來之後

應該又得勉為其難地幫忙簽名或是稍微當一下學園女王了吧?

這時候,胸前傳來奇怪的觸感。

「依莉絲小姐,胸部是真貨。」史緹拉同學毫無廉恥地伸出她的雙手覆上了我的胸部。

史緹拉同學頂著一頭銀髮,水汪汪的眼睛就像人畜無害的小狗一般,第一眼見到就讓我印象深刻。但是現在她這種如此變態的行為讓我受到了衝擊,衝擊過大導致連要尖叫都忘記了。

「妳這傢伙!我又沒有說要妳去驗明正身!」依莉絲同學大聲地喝斥史緹拉。

「史緹拉就像依莉絲小姐『褲子裡的蕾絲內褲』一樣,沾染著小姐香甜而迷人的氣味。在這樣美好且浪漫的薰陶之下,小姐想什麼史緹拉一秒內就知道了。」

……褲子裡的蕾絲內褲?類似的語句我只聽過「肚子裡的蛔蟲」而已,是新用法嗎?

「再說,要確認是不是『喀擦』過的,應該不是摸胸……」

依莉絲的語音還沒落下,我就感覺到跨下一陣涼風吹過。

「報告小姐,星野智美同學經過史緹拉的確認,是個百分之百的女性。」

我想我嫁不出去了……

但是!我豈能在此灰心?想當初介紹的時候也是有很多人誤會,這時候要先冷靜下來解釋誤會才是上策啊。

「不好意思……」我忍著幾近爆炸的情緒,盡可能地解釋道:「是這樣的,因為我們的社長是個御宅族,他非常喜歡一部叫作《CLOTH LOAD 服裝戰鬥師》的作品。尤其是其中一個叫作『皇家閹伶』的服裝風格,所以在成立公司的時候就直接以此為名了,跟實際上我的性別是沒有關係的喲♡」

老實講,最後那一聲「喲」讓我好想死。

「我有看過!就是那個穿著漂亮衣服打過來打過去然後咻咻碰碰的那個對吧?」雅鈴同學相當激動的回應,眼睛裡面的星星彷彿都變成熊熊燃燒的火焰。

我還沒來得及回應,雅鈴同學左腳往後一踏,一陣強大的震盪貫通了整層樓的地板。她左腳落下之處還有磁磚龜裂的痕跡,光是看到就令人冷汗直流。

「這樣說起來妳一定超強的!」完全不等我開口,雅鈴擺好姿勢,一掌帶著強大的氣壓就往我賴以賺錢吃飯的漂亮臉蛋襲來!

「啪唰!」

凌厲的掌風被一股看不見的空氣牆給擋住……或說是被「斬斷」比較貼切。

「不准對我的主人出手喵!」鞠亞同學在一旁擺出了居合的姿勢。

該不會剛才是她用揮劍產生的風壓阻擋了雅鈴同學的攻擊?這學校是有沒有這麼離奇啊?我才剛來沒有多久就見識到這麼多驚心動魄的場面是怎樣?還有,我什麼時候成為了妳的主人?這間學校流行像史緹拉跟依莉絲那樣搞主僕的角色扮演嗎?

「喔拉喔拉喔拉喔拉喔拉!」

「嗚喵嗚喵嗚喵嗚喵嗚喵!」

莫名其妙的,這兩人就為了我大打出手,教室被強大的拳勁與劍氣掃得面目全非。刀痕與龜裂紋遍佈著整間教室,強烈的衝擊一陣接著一陣,開始讓我懷疑我參加的到底是私立女僕學園還是天下第一武鬥大會。

雙眼一黑,我只希望當下一次在保健室清醒的時候能來個人告訴我這一切只是場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delweiss Maid 的頭像
Edelweiss Maid

Maid Edelweiss

Edelweiss Mai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