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
本文章採用了大量的東方Project捏它,
對於不懂東方Project的讀者而言,
可能會造成閱讀障礙。

本作品屬於私立女僕學園的原創故事,
與實際存在的人物、組織、團體無關。
本故事亦非前述的東方Project的二次創作,
請務必確認。



私立女僕學園序章 天川朔夜 篇

文 三千流工作室  圖 宇文風



我叫做天川朔夜,日本人,興趣是收集餐具--尤其是餐刀。曾經在日本的東方市幻想區裡面一間名為「紅磨坊」的女僕喫茶任職,還算得上是小有名氣。

「若是想窮究女僕之道,就前往『私立女僕學園』吧!」一名撐著洋傘,穿著紫色洋裝,年紀看起來不小的女性這麼對我說道。

這女人總是會莫名其妙的出現然後給出一些莫名其妙的建議,動機也是莫名其妙。更莫名其妙的是她一天要睡滿十二小時,到了冬天還會冬眠!

雖然我個人的興趣不大,但是跟講話的那位女性來往已久的店長卻大力支持我前去。更正確地說,是強烈要求我前去,不容拒絕。

附帶一提,只要屏除她對紅茶的挑嘴跟老是強調自己是吸血鬼這點之外,店長她其實是一個很不錯的人。

「大小姐,請別在店裡揮動滾滾尼爾。」

說著說著,讓我想起了昔日往事。

在「紅磨坊」那邊,我算是資歷最深的女僕,也理所當然擔任起女僕長的職位。因此,大家都稱呼我為「Maid長」。不過世事難料,自從某一天我買了iPad之後,大家都改叫「iPad長」了。這個稱呼好像在影射我是「墊」出來的,讓人感覺怪不舒服。

原本這一次應該還會有一個紅頭髮的女孩要跟著我一起出發,她也是在「紅磨坊」工作的孩子,工作是看門ㄍㄡ......看版娘。

一言以蔽之的話,是個有些白目的女孩。老是對我燃起莫名的競爭意識這點是滿可愛的,但如果時機搞錯會很令人不悅就是了。

雖然一開始是預計要一起過來這裡,不過她現在人躺在醫院的病床上。原因也不外乎是因為她的白目發言。畢竟在幻想區這個地方,就連幼稚園的小孩都知道不能在那個人面前說出「紫老......(消音)」這個關鍵字。

好了!

那麼現在來看看眼前的這間學校吧!

我現在就站在「私立女僕學園」的正門口。只要往後退一步就會跑到名為台北地下街的地方,周圍除了一個用紙箱作的簡陋貓屋之外什麼都沒有。所以說,我可以很合理的推測那個紙箱就是「私立女僕學園」。

......鬼才會信!

不過既然是那個女人推薦的地方,會有一些像這樣光怪陸離的狀況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哦呵呵呵!窮酸巫女,妳看看妳賽錢箱裡面的捐獻都掉入隙間囉~哦呵呵~」

說著說著,讓我想起了她欺負附近那個窮酸巫女的事情。

看著手上這封來自那個女人的邀請函,總覺得有些不踏實。可是既然已經來到了這裡,學成畢業以前、成為最頂尖的女僕之前,我可不能輕易放棄。

「哎呀!抱歉抱歉,外掛爐失控了......」

糟糕,又想起來了!那個自稱是魔法使的可惡傢伙,每次都來我們店裡搞破壞!畢業回去之後一定要好好盯住她。

「瑪麗莎,妳看看妳又給人家添亂子了!」

好在每次那個魔法使闖禍之後都會有另外一位玩娃的小姐過來幫忙收拾殘局。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那個小姐的娃好像還會主動搬東西......大概是啥最新科技吧?

回去以後,結合在這邊學到的學理,麻煩她開發一些會自動服務主人們的女僕玩偶似乎也是不錯的選擇?這部分可以先抄下來,以防以後忘記。

我大步向前,照著邀請函上所附的校內地圖前往我要報到的教室。

老實說,校內的空間雖大,但是學生人數卻少得有點誇張,該說真不愧是女僕界的第一學府嗎?

進入教室之後,我安靜地走向自己的座位。

沒有任何人注意到我,也不應該有任何人注意到我。在講話之前,我先是觀察了一下班上的同學......哦呀?坐我斜前方的這位同學上課竟然帶著一把武士刀?這倒是又讓我想起了一位很會使劍的同行。

「大小姐,還要再來一碗嗎?」

頂著簡潔的白色短髮並隨身攜帶兩把武士刀,作為隨侍女僕的她可是一點都不遜色!就像熱戀中的女孩會要男孩把星星摘給她,這傢伙的主人叫她把「春」都收集起來的時候可是二話不說的就衝出門口!雖然最後不了了之,但是這樣的行動力也是我必須學習的。

只可惜前一陣子跟她爺爺登山去了,進到了山脈深處還沒回來......否則,這間私立女僕學園的學生又會增加一名了。

我從胸口的口袋中拿出了懷錶,「啪嚓!」輕輕地按了一下。

時間開始流轉,從校門口開始直到我在這邊坐下來,連一秒鐘的時間都沒有經過。

「嗯?」有位同學揉了揉眼睛,用懷疑的眼神看向我這邊。

「然後......呃、天川朔夜同學到了嗎?」

看來剛好趕上點名。

「有!」

「很好!麻煩做個自我介紹,天川同學。」

「大家好,我的名字是天川朔夜,來自日本的東方市,是一名普通人。我對宇宙人、未來人、超能力者還有異世界人沒有興趣,如果你們當中有普通人的話,就來找我吧!」

有位同學對我自我介紹的內容起了反應而抬起頭。她是姚煌華,台灣人,老是想從我身上挖些秘密,不過這是後話。

沒錯,我是一名普通人,雖然是普通人,不過既然是即將成為全世界最頂尖女僕的人,有一個能夠將時間暫停的懷錶也是很理所當然的事情。

時間暫停的時候我是不能說話跟發出聲音的,只能夠在腦內os--這是設定。

一切就緒之後,才正要開始上課,窗外原本還是太陽高掛的景緻卻突然黯淡了下來。

發生了什麼事情?只看見一名撐著洋傘,穿著紫色洋裝,臉上帶著蝴蝶面具,估計年紀應該不小的女性帶著兩隻寵物漂浮在空中。

這年頭的寵物店好像連九尾狐跟貓又都有在販售似的,怎麼隨處都能見到?而且漂浮在空中的女性帶上了面具,把身分隱藏得天衣無縫,莫非是有預謀的行動?這也難怪,依照這間學校的名氣,一年來個兩三次的恐怖攻擊都不算多吧?

「又出現了!」

從其他校舍的學姐們的高呼,可以得知這種情況不是一兩天的事情了。

在操場上,有學姐抄起火箭砲,也有學姐高喊「Open my heart!」之後進入了變身狀態。無庸置疑地,對付在空中飄浮的那個女性似乎是一種全校性的活動。

那位女性高舉右手並用力往下揮。

「各位,快回避啊!」

從空中,無數的光彈砸下!學姐們跟這個會使用彈幕的棘手刺客打得難分難解......究竟該怎麼辦呢?我們班上也開始出現了類似的聲音。

I am the maid of my knife.

雖然不知道能有多大的效用,但是做為一個普通人也該在這種時候貢獻自己的力量。

Steel is my body,and black tea is my blood.

於是我唸起了許久不曾回憶起的咒文。

I have collected over a thousand knives.

打開窗戶,我縱身一躍。看到我的動作後,也有幾位同學跟進。

哼!像她們那樣能從四層樓的高度直接跳下來,肯定不是普通人......這間私立女僕學園果然不是個平凡的地方。

Unknown to Death.

Nor known to Life.

看到我跑到操場,浮在空中的那個女人似乎把彈幕集中的往我這砸過來了。總覺得這女人跟推薦我過來這裡的另一個女人很像 ,我想應該是我的錯覺。

Have withstood pain to collect many tablewares.

為什麼身為普通人的我會遇到這麼超常的事件?我的目的只是普普通通地成為全世界最頂尖的女僕而已。

Yet,those hands will never hold anything.

沒錯,我是一名普通人,雖然是普通人,不過既然是即將成為全世界最頂尖女僕的人,有一招能夠應付彈幕的「固有結界」也是很理所當然的事情。

So as I pray,Unlimited Knives Works !

地平線有難以計量的紅茶如火焰般翻騰,天上高掛著旋轉的杯具。地面上則是插滿了無法計數,近乎無限的餐刀。每一把都有著些許的不同,或許當中夾雜著湯匙或叉子也不一定,不過這不是重點。

「如妳所見,妳將要挑戰的將是無限的餐刀製。這餐刀的極致,妳就無畏地迎戰吧!」

我叫做天川朔夜,就讀於私立女僕學園。今天是開學第一天,雖然發生了一些超乎常理的事件,但是整體來說,我還是秉持著低調內斂的信條渡過了這一天。

請不要懷疑,我是個普通人這樣。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Maid Edelweiss

Edelweiss Mai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